欢迎来到永信贵宾会有限公司

古典文学

三国演义: 第四回 议温明董仲颖叱丁原 馈金珠李肃说吕温侯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9-11-15 11:41 浏览量:68

  让等既杀何进,袁本初久不见进出,乃于宫门外大喊曰:“请将军上车!”让等将何进首级从墙上掷出,宣谕曰:“何进谋反,已伏诛矣!其他胁从,尽皆赦宥。”袁本初厉声大叫:“阉官暗杀大臣!诛恶党者前来捧场!”何进部将吴匡,便于青琐门外放起火来。袁术引兵突入宫庭,但见阉官,无论高低,尽皆杀之。袁本初、曹孟德斩关入内。赵忠、程旷、夏恽、郭胜几个被赶至翠花楼前,剁为肉泥。宫中火焰冲天。张让、段珪、曹皇后、侯览将太后及世子并陈留王劫去内省,从后道走北宫。时卢植弃官未去,见宫中事变,擐甲持戈,立于阁下。遥见段珪拥逼何后回复,植大呼曰:“段珪逆贼,安敢劫太后!”段珪回身便走。太后从窗中跳出,植急救得免。吴匡杀入内部审判庭,见何苗亦提剑出。匡大呼曰:“何苗同暗杀兄,当共杀之!”民众俱曰:“愿斩谋兄之贼!”苗欲走,四面围定。砍为齑粉。绍复令军人分头来杀十常侍妻儿,不分大小,尽皆诛绝,多有无须者误被杀死。曹阿瞒一面救灭宫中之火,请何太后权摄大事,遣兵追袭张让等,搜索少帝。

    文中照片来自互连网,对笔者的艰辛劳动表示由衷的深恶痛绝!


前段时间同类随笔链接:

被抹得一塌糊涂的曹真

众说纷纷的魏文长

“割席分坐”的管宁

空话《三国演义》第三回

吕蒙的白衣渡衣

  丁原仗义身先丧,袁本初争锋势又危。

        议温明董仲颖叱丁原

  毕竟袁绍性命怎么样,且听下文降解。

=

  汉室倾危天数终,无谋何进作三公。几番不听忠臣谏,难免宫中受剑锋。

        馈金珠李肃说飞将吕布

永信贵宾会 1

武皇帝对何进说:“太监之祸,古今都有之,重若是因为皇上行为不当把她们宠幸坏了才至于此。本来就不是怎样大不断的业务。若想根本消弭太监之害,只要把带头的罪魁抓起来,关进监狱治罪就足以了。根本用不着大张征讨召集外镇郡将领来首都作怪。要是想要把太监竭泽而渔,事情自然要暴光,小编敢断言这事情定会战败无疑!”何进大怒指谪道:“孟德你那是心怀私心有所指吧?是还是不是因为你协和门户于太监之家?”曹操退出门外长叹一声说:“把中外搞乱的人渣,明确就是这二货何进了!”何进暗中打发信使,把起草的密诏连夜飞马送往外地重镇。

前文书聊到董仲颖,先前因为领兵破黄巾军无功,朝廷要把他处置。他花重金贿赂十常侍,不但免于处理罚款,何况借着那根梯子往上爬,未来意气风发度产生了前将军、鳌乡侯、西凉巡抚的高官,手中执会考察总括局领西幽州几十万武装,每三十一日做梦想当太岁。收到圣旨大喜,立即点起手下七十万军马出发。董仲颖命令他的女婿中郎将牛辅守住山东老家,自身带队手下李傕、郭汜、张济、樊稠等提兵出潼关,声势赫赫向首都湖州前行。

董仲颖手下有生机勃勃军师名称为李儒,曾经做过太傅令,董仲颖能够到后天好多都注重他出的意见。他对董仲颖建议说:“未来我们尽管是奉诏命前去勤王,但老婆当军。我建议派人送上朝廷表章,大事可以做到。”董仲颖闻听此言大喜,于是上表朝廷:“小编在西姑臧听大人说天下动乱不安,都以因为黄门常侍张让等凌辱君王引起。臣下据悉过急于求成,比不上养虎遗患;割除烂肉,远远强于养毒留痈。臣下笔者想带手下兵士鸣钟鼓步向宛城,为天子撤除张让等扰民太监。社稷幸甚!天下幸甚!”

何进收到董仲颖表章后,自鸣得意地遍示诸位大臣。侍太守郑泰谏议道:“董仲颖生性正是风流罗曼蒂克豺狼,得上谕步入新加坡,分明要张口吃人。”何进说:“你生性多疑,未有身份商酌国家大事。”卢植也谏议道:“作者有史以来掌握董仲颖的质感,面善心狠;生机勃勃入京城,必然生出祸患,千万不要让她赶到!”何进不听劝告,郑泰、卢植等众四个人都弃官而去,朝廷大臣中弃官而去的占了差非常少。何进派人到伊川(今山西省海东市卢氏县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招待董仲颖,但董仲颖却用逸待劳。

张让等太监听新闻说外面大兵将至,凑在一齐商酌道:“那早晚是何进的意见。大家只要不先出手,定会境遇灭族之祸。”于是在延禧宫嘉德门内安顿下三十神刀斧手,然后步入何太后宫内长跪不起大哭,乞请说:“今后何御史下达假圣旨引来外部兵马到新加坡市,想要杀掉大家,娘娘千岁就丰硕可怜大家,入手救过我们一命吧。”何太后说:“你们去教头府谢罪便是了。”张让说道:“假使我们到了里胥府,登时就能够死去。求娘娘宣召上卿入宫下口谕劝阻他刹那间吗。要是侍中执意不从,臣下只幸亏娘娘前边请死。”何太后于是下诏宣召何步入宫。

何进获得诏令后及时将要出发。主簿陈琳谏议道:“太后下达的那个诏令,肯定是十常侍的阴谋,万万不可去,去了自然有祸!”何进曰:“作者的阿妹召笔者,能有啥乱子?”袁本初说:“今后大家的战略料定败露了。事已至此,大将军还要执意进宫吗?”曹阿瞒说:“要去也行,要先把十常侍召出来,然后才得以入宫。”何进笑道:“那都是时辰候之见!小编手握天下兵权,十常侍敢把自己怎么样?”袁本初说:“将军真的要去,咱们指引甲士护卫避防意外。”

于是乎袁本初、曹孟德各选用三百精兵,命令袁绍的同父异母三弟袁术指点。袁术全身披挂停当,率兵布列在宫内青琐门外,袁绍则和武皇帝带剑护送何进到长春宫前。黄门传何太后的懿旨说:“何太后单独宣召上卿入宫,其他名等未能步向。”把袁绍、曹孟德等都阻挡在启祥宫门外。

永信贵宾会 2

189年7月,齐国京城曲靖皇城里的一场血雨腥风拉开了大幕。

何进昂道挺胸而入,一直走到嘉德殿门里,张让、段珪迎接出来,团团围住何进,何进十分吃惊。张让大声质问何进道:“董太后有何罪过,被您派人鸩死?国母丧葬时期,你伪装有病不出!你当然便是个杀猪宰羊的下贱之人,是因为大家引进给国王,你才有前天的富贵荣华。你不明了报恩也罢,还想艺术谋杀我们。你说我们混浊不堪,难道你就清白如玉?”

何进见大事不妙,焦灼之下想夺路而逃,但宫门却早就关闭,两侧埋伏的武士一同杀出,立刻将何进砍成两段。

子孙有诗叹何之道;“汉室倾危天数终,无谋何进作三公。几番不听忠臣谏,难免宫中受剑锋。”

张让等杀掉何进后,袁绍等人许久不见何进出宫,就在宫门外大喊道:“请何太守上车!”张让等人将何进首级从墙上扔出,假传何太后口谕说:“何进谋反,已经正法!其他被威逼跟随的人等,全体赦免。”袁本初高声大叫:“阉官暗害了江山大臣!想要诛杀恶党的前行来捧场!”

何进手下的部将吴匡在宫廷青琐门外放起大器晚成把烈火,袁术指点手下兵士冲入宫庭。只要看看阉官,不分年龄大小,全都斩杀。袁本初、武皇帝斩关进入宫中,赵忠、程旷、夏恽、郭胜八个被赶上并超过到翠花楼前,瞬间被剁为肉泥。宫室里面烈焰冲天。张让、段珪、曹皇后、侯览等威逼了何太后、少帝和陈留王,从西宫门逃出。

这会儿卢植弃官尚未曾偏离巴黎,看见宫中事变,披挂甲胄,持戈站立于在廊阁之下。远瞻望见段珪挟持何太后回复,卢植大呼道:“段珪逆贼,敢有天胆要挟太后!”段珪转身就跑。何太后也两全不了太后严穆,火速从后窗中跳出,卢植快速上前解救,幸好太后并未有受伤。

吴匡杀入内部审判庭,看到何进小弟何苗也提剑而出。吴匡大呼道:“何苗一起暗害其兄,也应当杀掉!”群众都合作应道:“立斩谋杀亲兄之贼!”何苗转身想跑,早被四面合围的见死不救士砍为齑粉。袁本初再下命令军官分头去杀十常侍家室,不分大小全部诛绝,因为不短胡子而被误杀的相恋的人不胜枚举。曹阿瞒意气风发边命人解除宫中的烈焰,后生可畏边向何太后请示立即主持朝政大事,派兵追拿张让等太监,随地寻找少帝等的下落。

且说张让、段珪压制着少帝和陈留王冒烟突火,连夜逃到了北邙山里。到了大约二更时分,闻听得前面喊声大振,人马一拥而入。最前方带队的是海南正中掾吏闵贡,大呼“逆贼休走!”张让见时局已经无可挽留,投河而死。少帝和陈留王却含糊就里,趴伏在河边乱草之中不敢出声,军马四散去找出。

永信贵宾会 3

少帝与陈留王趴伏到概略四更时分,露水起来打湿了服装,腹中初步饥饿,五个男女相挤而哭。却又担惊受怕被人听到,只是抽抽噎噎。陈留王说:“这里很凶险,无法久留,咱俩必需另寻活路。”

于是乎两个人滚爬上岸边。四下里都以荆棘,乌黑之中看不清大路在何地。正在不得已之时,乍然间随地有萤火虫千百成群,光彩闪耀,在贰位四周飞转。陈留王说:“那正是天助我兄弟得活!”于是借着萤火之光前进,慢慢见到了大路。

行至五更时分,多人腿脚酸疼无法前进,终于看见前方意气风发处村庄,就顺水行舟蜷缩在贰个庭院外面包车型地铁一批干草之上。列位,这时候的汉肃宗汉冲帝12岁,陈留王汉董侯8岁,都以半大孩子。四个人搂抱在联合,忍不住平日啜泣。

院主半夜三更披衣上厕所,听到外面隐约有哭泣之声,就出门察看,见多少个男女卧在草堆之上。院主问道:“两位公子是谁家的子女?因何深夜不回家在那?”少帝不敢答应,陈留王指着少帝说:“那是未来主公,昨夜受到十常侍之乱,逃难到此处。我是天子的表弟陈留王。”院主闻言大惊,倒头便拜道:“作者的长辈是司徒崔烈之弟崔毅,因为十常侍卖官嫉贤,所以隐居在此个地点。”于是扶起少帝和陈留王步向房间里,跪进酒食。

却说闵贡追赶上段珪,揪住他的领子问道:“太岁在何地?”段珪说:“早就在半路失散,我也不知去哪儿了。”闵贡于是就杀死了段珪,把脑袋悬挂在马脖子上边,继续分兵四散寻找。他乘马顺着马路物色,走到了崔毅庄前。崔毅看见马脖子上边悬挂首级,忙问原因。闵贡表明经过,崔毅飞快领着闵贡去见少帝,君臣寻死觅活。闵贡说:“国家不可25日无君,请皇帝马上还都。”

崔毅的庄上唯有瘦马大器晚成匹,让天皇先骑,闵贡和陈留王同乘一马。行不到三里,司徒王子师、都督杨彪、左军士大夫淳于琼、右军少保赵萌、后军里胥鲍信、中军知府袁本初,风流罗曼蒂克行人众数百人马,前来接着车驾,君臣都痛哭风流罗曼蒂克番。先派人把段珪首级送往新加坡倡议,其余换好马与少帝及陈留王骑坐,簇拥天子还京。

此前有信阳小儿谣唱道:“帝非帝,王非王,千乘万骑走北邙。”以后果然应验。

车驾刚行不到数里,忽地见前边旌旗蔽日、尘土遮天,风华正茂支部队冲将过来,百官全都失色,少帝也是大惊。袁本初催马上前问道:“你是何人?”绣旗影里黄金时代将拍马飞出,厉声喝问:“国君何在?”少帝汉灵帝浑身发抖无法开口。陈留王汉董侯催马向前,呵斥道:“来者什么人?”董仲颖说道:“笔者是西凉教头董仲颖。”陈留王问道:“你来此是来保驾的,依旧来劫驾的?”董仲颖答道:“臣特来保驾。”陈留王说:“既然是来保驾的,天子在那,还不抢先停下参拜?”董仲颖大惊,慌忙停下,敬拜于道旁。陈留王以好言存问董仲颖,从头至尾并无星星惊惧之意。董仲颖暗暗因这样三个稚子有这么胆量而惊叹,心中本来就有废少帝立陈留王之意。傍晚还宫见到何太后,老母和孙子又是抱头大哭风华正茂番。检点宫中,惟独不见了传国玉玺。

董仲颖把军兵屯于城外,每日带铁甲马军入城,横行街市,百姓心慌意乱,董仲颖出入宫庭毫无忌惮。后军太史鲍信来见袁绍,说董仲颖必有不臣之心,应当立时斩除。袁本初曰:“朝廷刚刚牢固,不切合自由动刀兵。”鲍信又去面见王子师,说了黄金年代致的话。王允说:“那事我们渐渐研商。”鲍信见得不到支撑,于是就辅导手下少尉去三清山方向了。

董卓收拢何进兄弟部下兵士,整体垄断(monopoly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在手中。他偷偷对李儒说:“小编想废少帝立陈留王为君,你看怎样?”李儒说:“今后宫廷缺少有意见的重臣,不趁此机遇出手,以往有意况可就能够不得了。前不久可在温明园中集合百官,表明废立之事。有不从者马上斩杀,从今现在你就能够立威权于国内外了。”董仲颖闻言大喜。

后天大排筵宴,遍请公卿饮宴。众公卿都惊慌董仲颖,未有哪个人敢不来赴宴。董仲颖等到百官到齐,然后缓慢到园门下马,带宝剑入席。酒过三巡,董仲颖让甘休饮酒和奏乐,大声说道:“作者有一句话,列位百官安静听好。”民众都侧耳静听。董仲颖说:“作为万民之主的君主,未有尊严是不配供奉宗庙社稷的。今后现行反革命天皇软弱无能,比不上陈留王聪明好学。作者想废掉始祖立陈留王为君,列位大臣意下怎么样?”诸官听罢都不敢出声。

突然间座中一位把后面桌子大器晚成掀站起,走到大家面前,点指董仲颖大叫:“不可!不可!你算个如何事物,胆敢说那样高调?圣上是先帝嫡长子,没有此外过失,你怎么敢胡乱争辩废立之事!难道你是想谋朝篡位不成?”董仲颖视之,这个人是凉州左徒丁原。董仲颖怒叱道:“顺作者者生,顺小编者昌!”于是抽腰间所佩宝剑想斩丁原。

永信贵宾会 4

但李儒眼尖,见到丁原背后站立壹个人,生得神采奕奕,威仪非凡,手执轩辕,怒目圆睁。李儒赶忙上前打哈哈说:“前些天是请大家来饮宴的,不是来谈谈国政的。改天去朝堂之上再议论也不迟晚。”公众都劝着丁原上马离去。

丁原离开后,董卓再问百官道:“笔者刚刚所提的建议,我们同意不?”卢植说:“明公说得不对。原来伊尹是因为太岁太昏庸,才把她发配。刘贺登王位才二二十七日,就扰民六千余条,因而霍子孟祈告南岳庙后才废掉他。以后国王尽管年幼,但却聪明仁智,并无丝毫毛病。你是外郡少保,平昔里并从未加入国政,更从未伊尹、霍子孟那样的大本事,怎么可以够强行作主行废立之事?受人体贴的人云:有伊尹之志能够行废立之事,无伊尹之志就是问鼎。”董仲颖大怒,拔剑向前想杀卢植。

都尉蔡邕、议郎彭伯谏议道:“卢里胥名誉超级高,以后一旦残害了他,大概天下震怖。”董仲颖于是住手。司徒王子师说:“天子废立那样的盛事,无法大约在酒桌子的上面研究,应当重新再议。”于是百官全都散去。

董仲颖怒气未息,按剑立于园门口,忽然见到一个人跃马持戟,在园门外往来驰骤,跃武扬威。董仲颖惊问李儒:“此人是哪个人啊?”李儒曰:“此人是丁原的养子,姓吕名布,字奉先。他极度勇猛,君主先一时半刻逃避一下。”董仲颖吓得赶紧躲进园中。

第二天津高校清早,探马报告丁原领兵在城外挑衅。董仲颖大怒,领兵带李儒出外迎击。两军人列车开局面,只见到吕奉先头顶束发金冠,披百花战袍,穿唐猊铠甲,系狮蛮宝带,纵马挺戟,随丁原冲在阵前。丁原用马鞭遥指董卓大骂道:“国家不幸,阉官弄权,导致万民涂炭。你并无微薄之劳,敢多管闲事胆妄言废立,祸乱朝廷!”

董卓还现在得及答话,吕奉先早飞马直杀过来。董仲颖慌忙退后,丁原率军掩杀。董仲颖完胜,退回四十余里下寨,聚手下众将商酌。

董仲颖说:“我看飞将吕布不是常常之人。若是自己可以收降此人,何地会再悲观环球之人不顺服于自己!”帐前一位骑行列说道:“国君不要担心。作者和飞将吕布是亲乡里,吕奉先暴虎冯河,利令智昏。我就凭着三寸之舌,说服飞将吕布拱手来降,君王民意愿下何以?”董仲颖大喜,抬眼看其人,姓李名肃,官拜帐下虎贲中郎将。董仲颖说:“你拿什么去说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飞将吕布来降?”李肃说:“我据说过国君有风流倜傥匹好马,号曰赤兔,急若流星。必需先送出此马,再用金珠相送,用重利笼络其心。笔者再巧进说词,飞将吕布必反丁原,来投君主您。”董仲颖问李儒:“那话可相信呢?”李儒说:“天皇想要具有全世界,哪儿能舍不得生龙活虎匹好马!”董仲颖生龙活虎听很有道理,让李肃带白银后生可畏千两、明珠数十颗、玉带一条,奔飞将吕布大寨方向而去。

丁原大寨外面巡夜的中士围住李肃盘问。李肃说:“你们及时去报告吕将军,说有山民来找她叙旧。”军士报告吕奉先,吕奉先不人气象,让李肃进见。李肃见到飞将吕布说:“贤弟完好无损!”吕奉先还礼道:“好久不见,不知仁兄在哪儿高就?”李肃说:“作者现任虎贲中郎将。早听闻贤弟想要匡扶社稷成就伟大事业,十一分高兴敬慕。以后有良马意气风发匹,可以步履矫健,渡水登山举重若轻,名字叫做赤兔。特意来献与兄弟,以助虎威。”

吕温侯便令人牵过马来相看。看那马浑身上下火炭般赤红,无半根杂毛;通首至尾长一丈;从蹄至项高八尺;嘶喊咆哮,有抬高入海之状。后人有诗单赞千里马道:“奔腾千里荡尘埃,渡水登山紫雾开。掣断丝缰摇玉辔,火龙飞下九天来。”

飞将吕布见了此马大喜,拱手谢李肃道:“兄长来赐此龙驹,作者何感到报?”李肃说:“笔者只是因为与兄弟义气相投而来。何地要怎么回报!”

吕奉先立时摆酒盛情招待。酒过三巡,李肃假意借着酒劲说:“作者与兄弟是光臀局长大的发小,不清楚令尊今后可好?”吕奉先说:“兄长真是醉了!你又不是不知情,我阿爸小编17周岁就已气绝身亡。”李肃大笑说:“笔者说得不是其风度翩翩!笔者说的是丁原丁御史。”吕温侯叹息道:“作者屈身在丁建阳处,也是必不得已。”李肃说:“贤弟有擎天驾海之才,四海之内何人不敬服?功名利禄,如探囊取物,怎能说万般无奈而在别人之下呢?”吕奉先说:“笔者是生不逢明主。”李肃笑道:“凤栖梧桐而栖,贤臣择主而事。机会来了而抓不住,将要后悔都来不及。”飞将吕布说:“兄长在清廷为官,你看谁是当世之豪杰?”李肃说:“笔者遍观群臣,都不及董仲颖。董仲颖为人敬贤礼士,赏罚显明,终会能成就卓著的业绩。”吕奉先说:“小编也想去投奔,但恨无门路引荐。”

李肃抽出怀中金珠、玉带摆到飞将吕布前边。吕温侯大惊:“你哪里弄来的如此贵重之物?”李肃见火候已到,让吕奉先命令左右营长退出大帐,然后对吕奉先说:“那是董公久慕贤弟大名,特意命令自个儿来献上礼物。拳毛也是董公所赠。”吕奉先说:“董公如此见爱于本人,笔者怎么能报答?”李肃说:“象作者这么的小本领,早就形成了虎贲中郎将之职。如果贤弟你去投奔,贵不可言。”吕温侯说:“只是未有什么功劳前去朝见董公。”李肃说:“功劳就在日前,轻松得就仿佛翻手掌平时,只是你肯不肯做罢了。”飞将吕布沉吟悠久说:“我想杀掉丁原后指点手下上尉去投靠董仲颖,你认为什么?”李肃曰:“贤弟若能这样,则功高至伟!但时不我待,千万要断然,免生后患。”吕温侯与李肃约定幸而天亮就去降服,李肃回营告诉董仲颖不提。

当夜二更时分,吕奉先提刀大步闯入丁原帐中。丁原正在灯下看书,看到飞将吕布进来,问道:“小编儿急急而来有事吗?”飞将吕布曰:“作者堂堂大女婿,怎么可以总当你的养子!”丁原说:“你干吗变心这么快?”飞将吕布跨步入前,一刀砍下丁原首级,大呼左右:“丁原行事不手软,笔者已杀掉。有愿意追随我的留给,不甘于跟随的能够活动回家!”军人散去大半。

第二天,飞将吕布持丁原首级去见李肃。李肃引吕奉先面见董仲颖。董仲颖大喜,特地摆酒宴迎接。董卓对飞将吕布拱手拜道:“董仲颖以后获取吕将军,就犹如旱苗拿到甘雨。”吕温侯赶忙跪地磕头说:“董公倘若不嫌弃,飞将吕布愿意拜您为养父。”董仲颖以金甲锦袍赐予吕温侯,畅饮而散席。

董仲颖自此势力更为广大,自封为前将军事,封他的堂哥董旻为左将军、鄠侯,封吕温侯为骑里正、中郎将、都亭侯。李儒提议董仲颖早定废立之计。

董仲颖于是又在府中设宴,召集达官显贵加入,命令飞将吕布教导甲士千余在左右侍卫。这一天,太史袁隗与百官都到齐。酒过数巡,董仲颖按佩剑说:“当今国王暗弱无能,不得以再奉宗庙。作者要根据伊尹、霍子孟之先例,废皇上为弘农王,立陈留王为帝。在座的有敢不从的立斩!”

群臣都瞠目结舌,惊悸不敢答言。中军上大夫袁本初挺身而起说:“今后天子登基没有几天,并无失德之举。你敢废长立幼,是想要造反不成?”董仲颖大怒道:“现在天下大事笔者说了算!作者前些天便是要废长立幼,什么人敢不相信守!理解事的最佳闭嘴,本初你是想试试作者的宝剑锋利不锋利吗?”袁绍也拔出佩剑,反唇相讥道:“你的宝剑锋利,难道作者的宝剑正是素食的蹩脚!”五个在酒筵上持剑相对。

多亏:丁原仗义身先丧,袁绍争锋势又危。究竟袁本初性命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永信贵宾会 5

黄其军

      作于二〇一八年三月4日(古历五月十七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

  且说张让、段珪劫拥少帝及陈留王,冒烟突火,连夜奔波至北邙山。约二更时分,后边喊声大举,人马赶至;当前黑龙江开中学心掾吏闵贡,大呼“逆贼休走!”张让见事急,遂投河而死。帝与陈留王未知虚实,不敢高声,伏于河边乱草之内。军马四散去赶,不知帝之四海。帝与王伏至四更,露水又下,腹中饥馁,相挤而哭;又骇人听闻认为,吞声草莽之中。陈留王曰:“此间不可久恋,须别寻活路。”于是二个人以衣相结,爬上岸边。满地荆棘,乌黑之中,不见行路。正无可奈何何,忽有流萤千百成群,光华照耀,只在帝前飞转。陈留王曰:“此天助我男士也!”遂随萤火而行,稳步见路。行至五更,足痛无法行,山冈边见一草堆,帝与王卧于草堆之畔。草堆后面是大器晚成所庄院。庄主是夜梦两红日坠于庄后,惊觉,披衣出户,四下观察,见庄后草堆上红光冲天,慌忙往视,却是二位卧于草畔。庄主问曰:“二妙龄何人家之子?”帝不敢应。陈留王指帝曰:“此是今每一日子,遭十常侍之乱,逃难到此。吾乃皇弟陈留王也。”庄主大惊,再拜曰:“臣先朝司徒崔烈之弟崔毅也。因见十常侍卖官嫉贤,故隐于此。”遂扶帝入庄,跪进酒食。

  卓按剑立于园门,忽见一个人跃马持戟,于园门外往来驰骤。卓问李儒:“此哪个人也?”儒曰:“此丁原义儿:姓吕,名布,字奉先者也。君王且须避之。”卓乃入园潜避。次日,人报丁原引军城外挑衅。卓怒,引军同李儒出迎。两阵对圆,只看到吕温侯顶束发金冠,披百花战袍,擐唐猊铠甲,系狮蛮宝带,纵马挺戟,随丁建阳出到阵前。建阳指卓骂曰:“国家不幸,阉官弄权,引致万民涂炭。尔无尺寸之功,焉敢妄言废立,欲乱朝廷!”董卓未及回言,吕温侯飞马直杀过来。董仲颖慌走,建阳率军掩杀。卓兵折桂,退五十余里下寨,七嘴八舌。卓曰:“吾观飞将吕布特外人也。吾若得此人,何虑天下哉!”帐前壹人出曰:“圣上勿忧。某与吕奉先乡亲,知其勇而无谋,唯利是图。某凭三寸之舌,说飞将吕布拱手来降,可乎?”卓大喜,观其人,乃虎贲中郎将李肃也。卓曰:“汝将何以说之?”肃曰:“某闻主公闻明马意气风发匹,号曰赤兔,急若扫帚星。须得此马,再用金珠,以利结其心。某更进说词,飞将吕布必反丁原,来投国王矣。”卓问李儒曰:“此言可乎?”儒曰:“君王欲破天下,何惜一马!”卓欣然与之,更与白金风度翩翩千两、明珠数十颗、玉带一条。

  何进昂然直入。至嘉德殿门,张让、段珪迎出,左右围住,进大惊。让厉声责进曰:“董后何罪,妄以鸩死?国母丧葬,托疾不出!汝本屠沽小辈,笔者等荐之皇帝,引致荣贵;不思报效,欲相谋杀,汝言小编等甚浊,其清者是何人?”进慌急,欲寻出路,宫门尽闭,伏甲齐出,将何进砍为两段。后人有诗叹之曰:

  卓婿智囊团李儒曰:“今虽奉诏,中间多有暗味。何不差人上表,义正辞严,大事可图。”卓大喜,遂上表。其略曰:

  是夜二更时分,布提刀径入丁原帐中。原正秉烛观书,见布至,曰:“吾儿来有啥事故?”布曰:“吾堂堂老公,安肯为汝子乎!”原曰:“奉先何故心变?”布向前,一刀拿下丁原首级,大呼左右:“丁原不仁,吾已杀之。肯从吾者在这里,不从者自去!”军人散其几近。次日,布持丁原首级,往见李肃。肃遂引布见卓。卓大喜,置酒相待。卓先下拜曰:“卓今得将军,如旱苗之得甘雨也。”布纳卓坐而拜之曰:“公若不弃,布请拜为养父。”卓以金甲锦袍赐布,畅饮而散。卓自是威势越大,自领前将军事,封弟董旻为左将军、鄠侯,封飞将吕布为骑御史、中郎将、都亭侯。

永信贵宾会,  张让等知外兵到,共议曰:“此何进之谋也;作者等不先出手,皆灭族矣。”乃先伏刀斧手伍11个人于承乾宫嘉德门内,入告何太后曰:“今军机章京矫诏召外兵至首都,欲灭臣等,望娘娘心爱赐救。”太后曰:“汝等可诣太尉府谢罪。”让曰:“若到相府,骨血齑粉矣。望娘娘宣太守入宫谕止之。如其不从,臣等只就娘娘前请死。”太后乃降诏宣进。

  却说前将军、鳌乡侯、西凉尚书董仲颖,先为破黄巾无功,朝议将治其罪,因行贿十常侍防止;后又结托朝贵,遂任显官,统西州大军八十万,常常有不臣之心。是时得诏大喜,点起军马,陆陆续续便行;使其婿中郎将牛辅;守住福建,自身却带李傕、郭汜、张济、樊稠等提兵望秦皇岛前行。

  卓问百官曰:“吾所言,合公道否?”卢植曰:“明公差矣。昔太甲不明,伊尹放之于桐宫;海昏侯登位方八十四二十日,造恶四千余条,故霍子孟告中岳庙而废之。今上虽幼,聪明仁智,并无丝毫过失。公乃外郡军机章京,素未参预国政,又无伊、霍之大才,何可强主废立之事?巨人云:有伊尹之志则可,无伊尹之志则篡也。”卓大怒,拔剑向前欲杀植。太尉蔡邕、议郎彭伯谏曰:“卢里胥海老婆望,今先害之,恐天下震怖。”卓乃止。司徒王子师曰:“废立之事,不可酒后协商,另日再议。”于是百官皆散。

  董仲颖招诱何进兄弟部下之兵,尽归驾驭。私谓李儒曰:“吾欲废帝立陈留王,何如?”李儒曰:“今朝廷无主,不就那时干活,迟则有变矣。来日于温明园中,召集百官,谕以废立;有不从者斩之,则威权之行,正在几日前。”卓喜。次日大排筵会,遍请公卿。公卿皆惧董仲颖,何人敢不到。卓待百官到了,然后缓慢到园门下马,带剑入席。酒行数巡,卓教停酒止乐,乃厉声曰:“吾有一言,众官静听。”众皆侧耳。卓曰:“君王为万民之主,无威仪不得以奉宗庙社稷。今上虚弱,不若陈留王聪明好学,可承大位。吾欲废帝,立陈留王,诸大臣认为何如?”诸官听罢,不敢出声。

栏目热搜词

关于我们

网址: http://www.aluminium1.com